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走過了菁桐礦區,回到菁桐老街上。由於天氣過於炎熱,原本計畫中車站對面的有名楊家雞捲,是吃不下去了,於是轉身前往菁桐鐵道故事館,裡頭販賣著有關台鐵的紀念品,如鐵路故事木片明信片、平溪風情明信片、火車模型、T-shirt、卜拉卜拉的,二樓則是幫助台鐵推動紀念品事業的何大哥的收藏展示館。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起個大早,為即將永遠離我而去的第二顆智齒做心理建設。

話說距離上回劉醫師要我拔掉已是一年前的事了,懷著得過且過的心情,遲遲不肯再去看診,拖著拖著,就又更擔心回診要挨一頓刮了。坐在沙發上邊看著越演越發好笑的摩天輪,邊和老弟討論著,要是醫生問我為什麼拖這麼久才來拔?為什麼會蛀成這樣?要怎麼回答。

還好到了下午,老媽說預約的是新來的王醫師,鬆了一口氣,不用被醫生叮了,對於拔牙,倒是沒那麼害怕。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菁桐礦區】

走在菁桐車站的月台上,迎著山風而來的卻是沉重的歷史漩渦,車站旁的垣壁攀著爬藤虎,鐵道邊的礦業遺跡佈滿煤渣,賣支仔冰的老婦臉上寫著風霜,訴說著菁桐就如同其他因礦業興起的城鎮一般,運走了煤礦,卻埋下了曾經繁華卻不免衰頹的過去,而如今我們走的這一遭,是要記在哪一段裡面呢?因為沒有侯孝賢,沒有梁朝偉,因為我們造訪時不是欲雨的天,所以這裡就不悲情了嗎?這同樣是個悲情城市。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種我無法確切掌握的清涼。
106縣道上的黃線急速的從我眼角透過安全帽的餘光消逝,流竄到我身後下切的深谷中。機車的引擎在河谷中隆隆作響,輪胎輾過覆蓋著氤氳熱氣的柏油路面,一陣呼聲,風就自山間流洩進來。

在平溪旅遊,沒法對付耐不住性子的人,在非假日,在這樣的天氣,這裡太安靜,步調太緩慢。零落的車班,無人的車站,賣冰的老婦,貓臉的歲月,被卵石覆蓋的枕木,或許就是平溪支線鐵路的最佳寫照。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帶著幼時老爸用野狼載著我從新店沿著106線道到侯硐,
再從侯硐走到沿著鐵軌走道十分站去登山的記憶,
從小我對平溪線鐵路就有著特別的情感。
這次和K還有小步再次從106縣道踏上我們的平溪支線鐵路之旅,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上週五MAY就要第一次踏進武昌街的一棟大樓內,
在此之前的感想是:
想要在快速且不受路人襲擊的通過台北車站,
差那麼一點就又比登天還難了!
若不是臺北車站內僅只行人通行,車輛不得進入,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了荷花池畔,進入的是許多的主題植物區,
比方說,佛經植物、裸子植物區、重要木本植物區、十二生肖植物區、多肉植物區、蕨類植物、民生植物、文學植物區、詩經植物、成語植物......
光是這些都還不及整座植物園的一半幅員,不過因為颱風就要來了,其他就留待下次再敘。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由警衛室旁入口進入南海學園後,
首先看到的是K口中的等等小巫見大巫的[小巫]荷花池,
雖小,但因還沒到荷花盛開的季節,只要看見稍稍綻開了瓣的,便貪心的猛拍起照來。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7月12號,前晚興奮的整夜睡不著,早早就出門,因為今天就要準備完成計畫已久的「平溪支線鐵路之旅」了。但這興頭在羅斯福路往木柵方向時,看見越往山去越是厚重的雲層,雨絲也紛紛的落下時,就被打斷了......看來颱風是真的近了,掉頭回市區,雨還是一陣一陣的下,太陽時而露臉時而消沉,兩人在機車上不斷的衝過雨線,又進入雨線,也只好死了今天往平溪的這條心,認命的實行B計畫。


「那就去妳說的植物園吧!」K仍然爽朗的說著,好是好,夏季花朵都逐次綻放了......但是,這惱人天氣,讓人裹足不前。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是知心好友,或是不相熟的朋友
在餐桌上相聚時的頓時之間,都成了老朋友,這霎時有著千百種化不開的糾結
像我之前說的,那些陳年往事,在陽光下曬幾個小時,只怕就要蓬鬆的塞不回櫃子裡去了。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天晚上看完世足德葡季軍戰,早上5點多帶著疲憊的身驅上床,再睜開眼,陽光已斜照在靠窗的書櫃上,插座上的夜燈不知已熄滅了多久。撐著睡暈的身體,雙腳在床沿胡亂的試探著,搜尋散落在白底灰紋磁磚上頭的拖鞋。電池電量不足的手機擺了整夜已無顯示......前晚脫下的手錶該是丟在浴室......帶上眼鏡,找到玄關的時鐘時,我才是真正的醒了--pm17:48。


為什麼會睡到這麼晚呢?整整睡了12個小時,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又是一個最高溫38.8度,出現在宜蘭。
想起阿嬤說的[因為閏七月,今年特別熱......]
聽到這句話,去翻翻月曆,才驚覺準備畢業考和期末考之際,
五月芒種已經過了,要拿六月火燒埔的炎熱和現在相比也來不及了。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日爺爺摔跤了,媽先行坐火車回去醫院照顧開刀後的爺爺,
而後我們也跟著回去,弟留在台北,等工讀面試。

AM5:00看完了義大利對烏克蘭,8:00就被挖起來。
過了碧潭,在蜿蜒的北宜公路上,延著北勢溪,看著經過的雙峰、小格頭、黃舉皮寮......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宜蘭比士林或土城都還要靠東,天亮的早,太陽5點便騰然的躍動,
透過南洋式的窗紗,帶點微醺向我搖手。
醉過之後馬上烈烈揚揚的顯得過分招搖。
但也早早就落了。下午5.6點,台北的陽光仍在樹蔭下曳曳搖搖,這兒已吹起晚風。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見自己支持的球隊接二連三的因為同一支球隊打道回府,
真的令人感覺不是很舒服,就像看到上屆三支南歐球隊排好隊接連著回家一樣。

昨晚法蘭西在擊敗西班牙之後再爆冷門打踢走西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