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這不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肉包,但我沒有看過這圓噗噗、軟綿綿、白拋拋的肉包。提回K家時,K媽便說:「你們還知道要起買阿振喔?^^」;帶回宜蘭給外婆吃,外婆也說:「外面的皮吃起來甜甜的。」可見「名氣」這東西是建立在口碑之上的,每個人試過還是有不同感覺的。

我沒有看過這麼鬆軟的麵皮,以前吃的總是包的紮實,但這帶有特色的甜味,可能是日本人多次來阿振取經,電視台也曾多次來訪的理由吧。但是我比較偏愛口感紮實的肉包子^^。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走過文武廟的大門,和招攬把晡生意的商人,我們進入佔地廣闊綠草如茵的廣場。我們坐在書院前的階上休息,K說:「終於可以睡覺了。」,我說:「什麼!在這嗎?」,話沒說完,K便倚著牆睡去了。原來你不是腿酸,是睏啊......。

我揉著酸軟的小腿,一雙眼對著映著斜照的紅瓦發楞,心跟著簷上瓷飾粼粼閃著的節奏跳著,眼花了,低頭休息,風便從門口吹拂進來,帶來了背光面沒有的暖意,也順勢帶進幾片落葉,落在跟前。問落葉:「你在這門口待的可久了,這地磚可也是舊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前往文開書院的路上已經有點體力不繼,(K昨晚怕睡過頭而熬夜,而我睡不好,兩人又在火車上站了四小時......)不過在看見文開書院和文祠、武廟後,心神便煥然一新。我開始是因為這裡酷似〈大長今〉的場景,而K是找到了一個可以歇腳小睡的角落。

要說這裡像酷似「大長今」場景,其實也並不十分雷同,只是顏色的使用上相似罷了。不過我是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大中國主義該有的堅持的。(我沒有政治立場,只是由歷史角度......還我莫高窟的文物吧!)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一句話,轉過身來,大稻埕的落日便燒了起來,一時間停車場幾千個車窗都像是著了火,熊熊的火焰直燒到單車專用道上來,風從淡水河濱捲來殘枝泥土腐敗的濕氣,煌煌無言的夕照囂張觸目,但你無邪的褐色眼睛卻更能洞識一切。

天光從你背後粼粼的河面直迫上你的臉,兩朵紅雲從你眉角擠進了你的輪廓,在你頰上飛了起來,長長的睫毛底下是那雙偶帶著血絲,卻時時漾著晶光的的眸子。總在開門之後,你轉過身來,我就可以看見那樣的眼神。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古蹟保護區走往文開書院的當口,我們的視野撞上了一片暈眩,那是一個曬滿線香的巷子。

K說,今天真是太幸運了。對啊,這溫暖的秋陽,鹿港人把能曬的都拿出來曬了,烏魚子、棉被、線香......連貓咪的表情都暖烘烘的,那一身貓毛,像要爆炸似的蓬鬆柔軟,陽光在牠毛髮的尖端跳躍。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信仰是不墜的,是人們不墜的信仰。

03年我們到鹿港龍山寺時,因為921大地震,結構受損,只開放三川殿、中埕、戲亭和正殿。三川殿用大木柱支撐著,殿內用黑色麻布幕搭起棚子,雖然神明依舊端坐,清早於寺中流連的信眾仍不在少數,但其間幾乎以難以辨識。不過雖因震災落於頹圮的田地,仍能獲得重建已是萬幸。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說還是得去看看意樓的窗與楊桃。

上回來楊桃樹還是完整昂揚伸向天際的,現在延伸到街上的枝幹卻被鋸去一段,缺了一角,感覺怎麼也不對。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K和我穿梭在鹿港的的巷弄裡,聽說他以前高中的工讀就是鹿港古蹟解說員.......,just a joke,只是親朋好友來他就要帶一遍免費導覽啦,現在雖可撥打語音專線聽導覽,還是這個免費服務的好,何況我是誰啊。

從中山路和民族路的路口進入第一市場,沿著左側街道,在民族路163號和165號之間有一巷道,即是「九曲巷」的入口。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鹿港的秋陽明媚的可以治療憂傷。旅人的腳步聲,是鹿港遲遲不肯褪去的春天。
巷弄間總停著幾部老式單車,通常也都有磨損的把手、鏽蝕的腳架、舊式的車鈴。
那叮鈴叮鈴的聲響彷彿在耳邊,也許摻著一點一點熊棕色的鐵鏽,在扣下車鈴前發出乾澀的噪音,然後叮鈴叮鈴......。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桂花巷》--蕭麗紅老師民國66年的長篇大作,是我心中唯一的桂花巷。

但桂花巷到處都有,一在鹿港的瑤林與埔頭街上,一在南庄,一在柴山,一在新竹十八尖山,一在《桂花巷》的拍攝地點,澎湖縣的望安島上中社村,沒有一個是假的,但都不是真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上回沒有看到石敢當,因為K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也沒什麼想說的,(也太習以為常了吧,可惡!)我這回只得特別留意。

在中山路與民權路的路口,往車站的相反方向,在左側的第一個巷口,進入巷子後,前進約二十公尺的左側牆壁上,有塊寫著「石敢當」的石刻。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有烤肉了,要說很久其實也沒有很久,前年澎湖行,最後一天晚上就烤肉,還喝掉兩罐volga+雪碧。什麼?前年,那不就很久!

中秋節放了五天假,不管有沒有政治因素,不管交通部有沒有因應措施,不管期末要不要延考,老師肯不肯給我們套點關係,能夠擁有五天的假期,對於多數人來說,多是喜悅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剛到鹿港,K家樓下擺著不下10雙的鞋,K一一指著為我說明:我姑姑、姑丈、叔叔、阿姨......,因為是中秋佳節,陣仗還真不是普通龐大,於是兩人又退出門外,將門輕輕關上,先出去祭祭五臟廟。

K這當地人帶我在小巷中轉啊轉的,走過廟口,轉進輝鴻鮮蚵專賣攤,K說:這店從民國46年開店至今,是鹿港第一家賣蚵仔煎的店家,蚵仔新鮮,1蚵3吃有蚵仔煎(40')、蚵仔湯(40')及蚵仔酥(140')。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走過換日線,我們將年輕一天.

老爸開著當時還在的小紅,載著老媽老妹和我,繞過高中時代很熟悉的中正紀念堂周邊,到已經聚集很多樂團成員的師大門口.

我想,我這次出去的原因,還是為了賭一口氣:[等我回來,什麼都會忘記.]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文邦攝]

三腳渡,是一個已被地圖遺忘了的位置,卻也是台北最後一個擺渡口。

如果不是這次因為文化護照的章戳前往,距離「三腳渡」最近的一次,就是大二和K、彥克、文顯去Georage家練習上山後的炊事那次吧,因為Georage家就在堤防的旁邊;要不,便是每次待轉承德橋前,至少都會看到斗大的路標「三腳渡」。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圖片來源:TVBS
畢業典禮那天,爸說好結束後要帶我們去淡水,吃那天在《發現新台灣》,老店翻修企畫個案之一的「百葉溫州餛飩」,目標周杰倫套餐。爸循著10年前對老街的印象走著,我依著腦海中的電視影像找著,找了半天,還想「算了,去海風餐廳吧!」結果老媽向童玩店問:「請問這邊有家有名的餛飩店在哪?」「前面直走左手邊。」天啊!這樣都能問到,可見真的很有名。

到目前為止,加上報導的印象,一切都很完美。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熙熙攘攘】

注音一式: ㄒ| ㄒ| ㄖㄤˊ ㄖㄤˊ
注音二式: sh sh rng rng
相反詞:三三兩兩、零零散散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是太遠太遠了,只想撫觸著剩餘的氣味,回到那個陽光停泊的渡口,天使駐守的城市,循著胸前的傻瓜底片相機,搜尋遺落在青草色角落的隻字片語。

也不拼湊了,只是堆疊起來。所以可能沒有明確的信息了。只有加州陽光還艷艷的照著,像那時射進了我心底,仍然霹靂啪拉的燃燒著。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當我回過神來,發現我原來迷失在深深深深的夜裡,以為不過是恍若遐思的方才,其實是完全的失落。

桌前的窗格透著白晃晃的光,在毛玻璃細小薄弱的纖維中暈開,暈成一片微微的青色。光在黑暗中映不出塵埃,卻指著一條路,像是那個時代的窯燒,引領著失落的心,回到那個青澀的年代。

心是失落的,卻因此而懂得,天底下原來真有千百種人。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