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6礦山芒花季活動,舉辦至10/20~12/3。
因為沒時間寫,所以先把資訊和照片貼上來,快把握剩下的這個禮拜吧~^^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這天和K計畫到公館商圈,找上回在非凡頻道看到可以加麵加湯的牛肉麵店,再去臺一牛奶吃酒釀湯圓和八寶冰,不過是我們太高估自己了,吃完牛肉麵,已經沒有空間填甜品了。^^

進入店內窗明几淨,似乎重新裝潢過,老闆親切的由廚房撥開門簾想招呼我們坐下,表格式的菜單上有許多料理,半筋半肉麵140,帶筋牛肉麵120,牛肉麵110......不如一人點帶筋的,一人點不帶筋的,,交換著吃就變成半筋半肉啦!不過當然還是有差啦^^||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深秋的芒花群讓草山白了頭,那天所見雖未若有郁永河所描「丹山草欲燃」之景況,但在淼裊的噴氣口旁,冷颯的空氣裡,硫磺的氣味中隨風飄搖的千頭萬「絮」,仍紮紮實實的植入我的腦海。

近看來,草山的臂彎間似是窩著千萬隻蜷曲著的綿羊,那是硫磺噴氣口旁最深沉的睡眠,風一來,就翻仰回最原本的睡姿。遠些看,山間好似垂掛著一條條紫紅色的緞帶,可這緞帶的主人不安分,乘著風勢將頭一甩,緞帶就幻化成起伏不止的紫紅色浪花。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老妹那天跟我說,光輝的十月之後,緊接著上檔的八部新片加上金馬影展,導致十一月成為影癡荷包大失血的一個月。加上前陣子參加的四、五部特映會雙人票抽獎活動全槓龜了,唉......還沒走進電影院,想起花費就令人暈眩。

阿不過也是可以忍耐著不看啊......媽這樣說。^^||(Bye~James!Bye~Happy feet!)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從台北車站到台北地下街

要從台北車站走到台北地下街和中山地下街附近,總會浪費我許多腳程,因為指標總會突然在半路消失,一會兒突然隱遁在柱子後方的指標,一會兒又只剩下中山地下街的指標,軌跡就這麼斷了......還要經過離峰時間人煙稀少的停車場,走過停車場,再循著和正常行走路線大大錯開的指標,經過無人的樓梯間,「就是」台北地下街了。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這天和老妹相約在捷運台北車站,準備要到後火車站的「小熊媽媽DIY飾品專賣店」,去採購串珠的材料。

要在台北車站等人其實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和運氣,一來捷運和火車站縱橫交錯的通道、五顏六色的指標容易使人錯亂,二來是捷運到站後,出入站的人潮無論是奔跑的,龜速的,都擾人視線。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循著國道三號回到板橋,順道到板橋南雅夜市吃晚餐。因為前陣子得知暫停營業的「蚵阿之家」又開張了,所以它就成為我們今天的目標。

到的時候還早,車位好找,有名的麻油雞也還沒開始炒,正好。這樣我就不用猶豫要不要先用一碗麻油麵線墊墊肚子,雖然經過「板橋小籠包」時,還說:「等下吃完蚵阿再來吃小籠包吧~」不過這都是在還沒吃撐之前的妄想。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那天想去武昌教室四樓和導師拿補課卡,不料搭乘右側電梯下樓時,卻和鯨魚還有一不知名的同學,被困在電梯裡長達三分鐘。

按下了樓層鍵,電梯卻無動靜,起初以為只是年久失修,按鍵接觸不良所以lag,結果我們竟然就這麼停在半空中了。後來打算以警鈴、通話鍵呼救時,更是故障狀態......。

「怎麼辦?怎麼辦~」就在三個人只說得出這句話的時候,電梯的燈熄了......。
文章標籤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老街邊的鐵道旁有個傾斜的草坡,碧草如茵,綠葉成蔭,許多家庭、情侶群聚在這貪戀午後乍晴的一絲陽光,瞇著眼看它們一把一把的從電杆的頂端灑落在每個人的肩上。

和K在這盤算著等會的晚餐,彩虹突然的安靜的出現在我的身後,大家卻都沒有看見似的,好吧,那就當是專屬我們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中秋過後,秋高氣爽的天氣持續了好一陣子,就在兩人好不容易剛好沒有外務的週末前,氣象局發佈了大雨特報。

從暑假就一直嚷著要去鶯歌玩陶,但中秋後,常常就可以從學校望見遠方的山頭在翁鬱的面色上舖開了白色的妝顏,就像五月相思樹的小黃圓融花開時,滿山的黃色雨點般美麗,我們的心自此就在秋芒和陶瓷之間搖擺不定。如果是秋芒,那又要是魚路古道秋的芒或是草嶺古道的秋芒,抑或是,應該在家讀書才對......。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一次吃到東華的麵茶,是嫁到彰化去的二姑姑難得回宜蘭時,帶給大家的禮物之一。雖然很少二姑姑、姑丈和見面,不過總覺得和他們最投緣,我小時和她一樣都有自然的米粉頭,姑丈和過世的外公一樣,在頂樓栽了滿室的蘭花,我因為蘭花,喜歡他。

老妹也很喜歡吃麵茶,有陣子還很迷。記得有回樓下的流動麵茶攤傳來的刺耳的笛聲,老妹猶豫了一會兒,就趕快到廚房拿了個碗公往樓下跑。過了一陣子,她就端著又香又暖冒著白煙的的麵茶糊上來。其實我也很想吃,只是還要把睡衣換掉,紮起凌亂的頭髮才願意下樓,所以只能在一旁聽著湯匙攪動著麵茶發出的鏗鏘聲垂涎,記得她那時還小,還沒到願意分我吃的年紀^^。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想像自己是一座橋,靜靜的躺在溫柔如你的夜裡,輕輕的扶著夜的邊緣,墊著靜謐的兩端,聽著溪水遠遠的、森森的、淙淙的、潺潺的、泠泠的......來到跟前。

視角跟隨著浮動的水影街燈擺動著,不禁覺得一股睡意。等到它們一枚、兩枚、三枚熄死在水裡發出嘶的一聲,流動在河面的冷霧,就像是行走在秋夜裡的長髮,濕濕的、冷冷的,在我身邊悉悉疎疎的,一下一下,拍拂著我乾乾的臉頰。

碎土上的樹梢上的芽間上的新月,勾住了我的裙襬,因為也許再一個時辰,它就要跌墜到世界的另一頭去了。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抓著K的手,走回三年前。於是那小雨,依舊是三年前的。
K把兼差的那份工作辭了,所以我獲得了久違的晚上出遊一枚。我們來到了原點,饒河夜市。

慈佑宮晚間的香火依然鼎盛,香客如梭;久未來訪,董月花奶舖的粉圓奶茶漲了一圓後也沒再漲了,一樣是20元一大杯;排隊買胡椒餅的人龍似乎更長了一些,除了近來信樂團吉他手chris進駐的韓式冰店......似乎沒有多大改變。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回在西門走累了,在誠品武昌店旁發現這的生魷魚羹,就覺得料多又好吃。這天在陪K去西門買便宜的船型襪前,不是衝著土鵝肉,而是循著生魷魚羹而來。

一人一碗羹麵,K先盯著份量似乎不一的兩碗麵,想了半响,指著我的麵說:「妳那碗好像比較多耶......」,好好好,跟你換。換過之後,待我把底下的魷魚撈上來,你可別見了眼紅。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