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在晚間八點循著基山街回頭,走到與豎崎路交叉的岔路口左轉,在那裡等著的是通往九份國小的階梯,我們沿階而上,目的是「阿柑姨芋圓」。我要在這裡使用第一次操作的「煙火功能」,目標是深澳漁港的燈火,和山城路上的車流。

常聽人介紹這是九份歷史最久的芋圓店,也擁有最高最遠的景致。雖說在悠然居民宿對面的「王家芋圓」說:「我們這的芋圓才有香味。」……那明天再給你們捧場~這家芋粿ㄎ一ㄠ超好吃^^。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我們在晚間八點循著基山街回頭,走到與豎崎路交叉的岔路口左轉,在那裡等著的是通往九份國小的階梯,我們沿階而上,目的是「阿柑姨芋圓」。我要在這裡使用第一次操作的「煙火功能」,目標是深澳漁港的燈火,和山城路上的車流。

常聽人介紹這是九份歷史最久的芋圓店,也擁有最高最遠的景致。雖說在悠然居民宿對面的「王家芋圓」說:「我們這的芋圓才有香味。」……那明天再給你們捧場~這家芋粿ㄎ一ㄠ超好吃^^。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造訪九份多次,天氣多是好得令人羨慕,但我的總是一直期盼,能夠等待豎崎路入夜之後點亮的紅燈籠,或是清晨出航的點點漁火。這一次三天兩夜之旅,多年來的盼望,至少完成了其中一項,小紅燈籠高高掛。

我們聽從民宿老闆的意見,行走在汽車路上王家芋圓旁的一條小路上,她說走這快得多。一開始我們如入無人之境,生怕迷失在山城的夜幕中,走著走著逐漸看到許多民宿和遊客,直到看到了輕便路的指標,我才放心來悠游漫步,一行9個人的聲音也逐漸吵嚷,唱著我不知道的一首台語歌。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寒冷的時節,我總感到無比的溫暖,我很喜歡,因為就算再冷,只要鑽進被窩,一早起床都會是暖呼呼的,就像變魔術一樣。

國小四年級,一個可以穿便服上學的星期六,我穿上爸媽為了過新年,帶我到建國市場附近買的尼絨大衣、紅色與黑色的為主調的格子裙、有小熊在跳舞的黑色絲襪,坐在玄關穿上稚氣的皮鞋後,背上背包出門。

兩件衛生衣、兩件毛衣、一件大衣、一條媽以前上班用的羊毛色圍巾,我喜歡這樣將自己包得鼓鼓的,彷彿走在路上一跌倒就會滾了起來,滾過水溝蓋,滾過斑馬線,滾過導護老師身邊、滾過樓梯間,也不會受傷。這是一種安全感,每個人因為包的鼓鼓的,形象都是模糊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第三次站在這裡,仗著人多,我們進入製煉場遺跡內部,
站在或許是使用金屬比重來分類的通道下方,仰頭像天看,套句C說的,別有洞天啊。
已經荒廢的建築中仍有許多生命依附著,氧氣陽光和雨水,在多雨的東北角一點都不缺,
仰賴著這種生存機制,或許美一場雨,就會多一點生機。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次來到這裡,我一心想要k跟我一起感受著這種漂浮的感覺,但他負責騎車,光是應付煞車和彎道,睡十個小時的精力已去掉一半,要他感受,感受,感受,還真有點難,只見他又加緊油門,帶我朝天空更近的地方過去。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逛完一圈錯過鳥園下山休息時,離休園時間還有1個半小時,我和鯨魚先前往沒去過的【台灣動物區】,考慮是否再搭遊園列車上山尋找鳥園。

這裡對我們來說很新奇,我們各自的上一回來,這都還沒整修好。雖然這裡的動物以前分散在動物園各處,好比台灣黑熊、台灣獼猴……等等我們都看過,但是園區的佈置卻更能引人入勝。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我一直在跟隨老爸的腳步爬他登過的山取他逗留過的景
在媽的書裡看過一張老爸拍的芒花削瘦的銅色身影一支支向著夕陽的餘暉搖曳生姿地間好似鍍上了一層金箔
為此今年我走過的地方不算多所以還摘取不到那樣的顏色
那雖是我沒有經歷過的風景但在找到之前那會是我始終的鄉愁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我們遇見一只斷了線卻還乘著風的紙鳶,遠看去就像一隻鷹子。

撿起地上的線軸,指尖輕輕的扯動幾下,只見牠的翅膀又奮力一振,啪的一聲重重的飛起,登時之間,已在碧空中盤旋,氣流乘著牠完全舒展開了的羽翼上升,帶著牠表演了幾個迴旋後,是反方向的幾個迴旋。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禮拜老妹告訴我他抽到了一月五號上映的血鑽石】(BloodDiamond特映會票,看過預告片後,原本為這以孩子兵、衝突鑽石、獅子山共和國內亂等真實事件為議題,而難免夾雜的血腥與暴力感到怯步,但內心卻始終有個聲音告訴我,要我去正視它,它或許不是一個資本主義下的虛假產物。


我很感謝我心底的聲音,以及一直叫我去看的
K,我才會了解到這些我以為我無能為力,但卻與我息息相關的真相

故事的背景是一九九零年代的非洲,當時在動亂中的安哥拉、象牙海岸、剛果共和國及獅子山等國家,叛亂份子就是靠著非法開採及運銷鑽石礦交易資助其武裝殺戮行動。根據美國政府的資料,九O年代全球交易未琢磨過的鑽石估計有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十五是這類「和武裝衝突有關的鑽石」,也被稱為「沾了血的鑽石」

「人為甚麼要殺人?」是【墨攻】中的一句台詞,這句話在我觀看血鑽石】時,仍然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血鑽石】的南非籍傭兵丹尼艾奇:「上帝會原諒我們自相殘殺嗎?」。為了避免扭曲別人的信仰,我想只能說是因為貪婪與虛榮。

小至夢想著指節間閃耀著光芒的市井小民,他們眼中顯現的貪婪與虛榮即使微乎其微,也無時不刻的拉抬著寶石的身價,以及第三世界的苦痛,更遑論獲取暴利的幕後黑手了。

部分官員利用走私掮客以軍火和反叛軍交換鑽石,反叛軍為獲得鑽石,便屠殺發現礦賣的人民,奴役他們挖取鑽礦。官員因為要持續獲得鑽石的利潤,因此必須不斷的操縱內亂,反叛軍對軍火的需求量不減,就需要更多的鑽石,而其對人民的屠殺奴役也就沒有休止的一天。

生於斯,長於斯,他們無法像遊客一般搭了飛機就走,要活著,只有逃,而逃不掉的,那些為鑽石而死、失去手腳、妻離子散的人民們,卻沒有幾個真的看過鑽石。

試想,即使我們的新聞媒體每天報導的不外是八卦、抹黑、社會案件,螢幕上閃著唇槍舌戰的刀光劍影,但我們有幸活在沒有戰亂的社會中,縱使我們的東北角有比全世界最大金礦輸出國高出三倍密度的礦脈,但在甲午戰爭後就沒有再因之起爭端,我們不是很幸運了嗎?

試想,第三世界有多少人無家可歸、骨肉分離,當一個國家的政府軍與反叛軍都將我們當作挖取鑽礦的奴隸,當一條街上政府軍與反叛軍各據一方時,竟將我們作為他們的掩護,而我們卻能聊著高鐵的角子吃老虎、跨年晚會的烏龍倒數, 我們可以擁有憲法保障的自由,這寶島豈不是一片人間樂土?

以三位主角身為走私掮客、父親、記者貫串全片的使命感,讓我了解了縱使人性非本善,縱使是壞人,只要是做對的事,也會有意義我了解了為甚麼親人是我們永遠無法割捨的一部分,縱使犯錯也可以原諒,縱使有恨也會永遠牢牢記著;我了解了戰地記者做的不只是報導,這看似以筆桿和快門剝削別人痛苦的工作,背後其實有更偉大的動機。

這麼想,我似乎可以體會 李家同教授書中提到的,那位拍攝完禿鷹等候女孩死去的畫面,便跳上及普車揚長而去的記者的心情。

「他們每一個人都無家可歸,我幫她一個人有甚麼用?」這句話雖然冷血,但那張照片確實影響了世界各個角落,提醒人們戰爭的可怕。

我不喜歡去電影院看戰爭動作冒險片,因為總會被手榴彈、機槍的音響驚嚇個好幾回,跳了起來又必須裝作若無其事真的很丟臉,哭了又必須故作自然的擦掉淚痕也有點尷尬,尤其是賺人熱淚的結局之後燈突然啪的一聲打開了……,不過這不是戰爭片,雖然有血腥暴力畫面,但也不可能比【搶救雷恩大兵】或是【諾曼地大空降】可怕了。

看免費有好看的電影真是舒服極了,推薦大家去觀賞,別忘了帶手帕衛生紙喔。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上禮拜老妹告訴我他抽到了一月五號上映的血鑽石】(BloodDiamond特映會票,看過預告片後,原本為這以孩子兵、衝突鑽石、獅子山共和國內亂等真實事件為議題,而難免夾雜的血腥與暴力感到怯步,但內心卻始終有個聲音告訴我,要我去正視它,它或許不是一個資本主義下的虛假產物。

我很感謝我心底的聲音,以及一直叫我去看的
K,我才會了解到這些我以為我無能為力,但卻與我息息相關的真相

故事的背景是一九九零年代的非洲,當時在動亂中的安哥拉、象牙海岸、剛果共和國及獅子山等國家,叛亂份子就是靠著非法開採及運銷鑽石礦交易資助其武裝殺戮行動。根據美國政府的資料,九O年代全球交易未琢磨過的鑽石估計有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十五是這類「和武裝衝突有關的鑽石」,也被稱為「沾了血的鑽石」

「人為甚麼要殺人?」是【墨攻】中的一句台詞,這句話在我觀看血鑽石】時,仍然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血鑽石】的南非籍傭兵丹尼艾奇:「上帝會原諒我們自相殘殺嗎?」。為了避免扭曲別人的信仰,我想只能說是因為貪婪與虛榮。

小至夢想著指節間閃耀著光芒的市井小民,他們眼中顯現的貪婪與虛榮即使微乎其微,也無時不刻的拉抬著寶石的身價,以及第三世界的苦痛,更遑論獲取暴利的幕後黑手了。

部分官員利用走私掮客以軍火和反叛軍交換鑽石,反叛軍為獲得鑽石,便屠殺發現礦賣的人民,奴役他們挖取鑽礦。官員因為要持續獲得鑽石的利潤,因此必須不斷的操縱內亂,反叛軍對軍火的需求量不減,就需要更多的鑽石,而其對人民的屠殺奴役也就沒有休止的一天。

生於斯,長於斯,他們無法像遊客一般搭了飛機就走,要活著,只有逃,而逃不掉的,那些為鑽石而死、失去手腳、妻離子散的人民們,卻沒有幾個真的看過鑽石。

試想,即使我們的新聞媒體每天報導的不外是八卦、抹黑、社會案件,螢幕上閃著唇槍舌戰的刀光劍影,但我們有幸活在沒有戰亂的社會中,縱使我們的東北角有比全世界最大金礦輸出國高出三倍密度的礦脈,但在甲午戰爭後就沒有再因之起爭端,我們不是很幸運了嗎?

試想,第三世界有多少人無家可歸、骨肉分離,當一個國家的政府軍與反叛軍都將我們當作挖取鑽礦的奴隸,當一條街上政府軍與反叛軍各據一方時,竟將我們作為他們的掩護,而我們卻能聊著高鐵的角子吃老虎、跨年晚會的烏龍倒數, 我們可以擁有憲法保障的自由,這寶島豈不是一片人間樂土?

以三位主角身為走私掮客、父親、記者貫串全片的使命感,讓我了解了縱使人性非本善,縱使是壞人,只要是做對的事,也會有意義我了解了為甚麼親人是我們永遠無法割捨的一部分,縱使犯錯也可以原諒,縱使有恨也會永遠牢牢記著;我了解了戰地記者做的不只是報導,這看似以筆桿和快門剝削別人痛苦的工作,背後其實有更偉大的動機。

這麼想,我似乎可以體會 李家同教授書中提到的,那位拍攝完禿鷹等候女孩死去的畫面,便跳上及普車揚長而去的記者的心情。

「他們每一個人都無家可歸,我幫她一個人有甚麼用?」這句話雖然冷血,但那張照片確實影響了世界各個角落,提醒人們戰爭的可怕。

我不喜歡去電影院看戰爭動作冒險片,因為總會被手榴彈、機槍的音響驚嚇個好幾回,跳了起來又必須裝作若無其事真的很丟臉,哭了又必須故作自然的擦掉淚痕也有點尷尬,尤其是賺人熱淚的結局之後燈突然啪的一聲打開了……,不過這不是戰爭片,雖然有血腥暴力畫面,但也不可能比【搶救雷恩大兵】或是【諾曼地大空降】可怕了。

看免費有好看的電影真是舒服極了,推薦大家去觀賞,別忘了帶手帕衛生紙喔。


劇情簡介: (http://movie.atmovies.com.tw/movie/film.asp?action=next&film_id=fben30450259)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身邊總會有一些人,這些人總會留下一些話語,當他們在腦海中盤旋時,我總只記得它們是怎麼開始怎麼結束,卻忘了是由誰而起。

好比這句﹕「我總想有一天走過這隧道後,整個世界都變了。」當我們經過由天母前往淡水必經的機車隧道時,我的一個女朋友這麼說。我問她﹕「這句話的後頭是要接『就太好了』還是『該怎麼辦』?」她只說讓她想一想。

這個故事沒有結局,因為她還沒有回答,我們已經離開隧道。

還是一樣的2003年那一月那一天。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