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低年級的考試滿分是300分,國語,自然和數學共三科。
月考是一學期三次,到後期就改為一學期兩次了。
我這個年代剛好界於中間。
以前覺得考三次很辛苦,改成兩次是大解放,
殊不知考兩次的教學分量是很難拿捏的,老師一時也不適應,所以
常常處開完快車開火車,開完火車開飛機的狀態
記得那時已經有747了,只是老師不喜歡比喻的太仔細。
我那時以為747是一種噴射機,可以比光速還快,老師再怎麼趕也不可能這麼快
現在我知道或許連我的曾曾孫的舅舅都坐不到這種飛機,747只是一種笨重又快的大客機。


小二的一次月考前,爸說若我考滿分300分,
就給我一個
坐著會睜眼,躺著會閉眼的洋娃娃

我在媽以前工作的出版社刊物 [小豆苗]上,看過人家描述這種洋娃娃。
寫的是一個小女孩,討厭她那個已經壞掉,無法正常閉眼張眼的洋娃娃的故事。
通常它會有像公主一樣捲捲的咖啡色頭髮,俏俏的小鼻子,
可愛的櫻桃小口,一件繡滿蕾絲佈滿小花的粉紅蓬蓬裙
最重要的就是有對會眨的眼睛,我並不會很想要,因為那就像夢一樣。


其實我想考300分的慾望,比要一個洋娃娃的想望高多了。
得到原本就不屬於我的東西,並不會比失去難過。
但是那次我失手了,已經連續考了很多次滿分的我,在自然科的看圖填充失手了。
小學考試的題目配分很高,我共被扣了16分,因為我將四個答案的順序填反了。
我還記得那是配對雄蕊,雌蕊,花萼,花瓣……花的器官的題目,
我填題的時候搞錯了順序,其實我是記得的。


老師發考卷時我已經在講桌邊掉眼淚了,自然84分
老師安慰我,叫我下次加油,小心一點就好了。
小朋友都和老師很親,我那時哭著和老師說,我回家會被打,
老師拍拍我,要我先回座,不要再哭了。
現在想想,能改變什麼嗎?老師又不可能幫我改分數,
或許只是想叫老師請爸媽不要打我吧。


回到座位上我還是止不住的害怕,
住隔壁一起上學的小男孩也叫我不要哭,
有什麼用,他考了300分,
如果
他是女孩子,如果他是我們家的小孩,
他將會得到一個我得不到的洋娃娃
,而不是一頓打。


考完試按慣例要將考卷給爸爸媽媽看。
回家時,媽正在臥房。
老師說,華盛頓的偉大在於勇於認錯,不在於砍倒櫻桃樹。
於是我想,
主動將考卷拿出來作為呈堂證供,我應該會因為我的勇敢而獲得無罪開釋


當我正在腦中建構一切即將雨過天晴的畫面時,媽接過了考卷。
她低頭沉默了幾秒,就朝我臉上揮了過來,事後我才知道,是朝著鼻子才對。
我嚇的退後了幾步,怕還會有下一波的攻擊,
耳邊只有嗡嗡嗡的聲響,和媽不斷叨念著[ 這個怎麼會錯! 怎麼這麼粗心 !]。
我好像就是從那一天被冠上了粗心的名號,
以後我不管做什麼,永遠都不是學不會做不好,是因為粗心。


我覺得呼吸困難,淚水彷彿決提似的由我臉上滑落至地上,
淚水有這般快速湧出的嗎?在地板上滴滴答答的……?
原來是鼻水啊?不過這鼻水也太川流不息了吧,
我害怕地板弄濕又要挨罵,於是用手作成碗狀在下方盛著我的淚,
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等著媽媽發落。

怎的?不能呼吸了啦!
我低頭往手上一看,
發現川流不息的不是鼻水,
是我珍貴的任何血型皆可用的O型血液啊!!!


流鼻血
了。原來那一掌是朝著我的鼻子。


我大叫[ 我流血了! ]媽才從284分的考卷中醒過來。
抬頭見我,正要上前看清楚,我已經轉身跑向廚房,
手一攤,對著洗手檯死命的咳,[ 咳咳~!咳! ] 咳出來的都是血,
原來我剛剛誤以為是眼淚鼻水,手邊又沒有受怕衛生紙,
只是一個勁兒的往鼻子吸,搞的血都堵在鼻咽喉頭的,怪不得要呼吸困難。

媽跑過來,問我怎麼會流血,那時我心裡只想 [X的,還不是被你打的!],
一見她靠近便又拔腿望廁所跑,狠狠的把門關上,聽她在外面拍著門問我,
[是不是今天在學校撞到的? ] ,[ 還是太熱了? ]
我心裡還是想[ X的! 還不是你打的!]
應該沒有 [X的!] 這句,一個小二的七年級小女生,應該還沒到這種程度。

晚上爸回來,我想媽應該是沒有向爸說我流鼻血這件事,
要怎麼說咧? 説我的鼻子重傷?
不過他一定是有跟爸說我這回只考284分的,
因為爸說,我沒有禮物可以拿了。
我才不希罕洋娃娃,我那時這樣想著。

但是隔天爸還是送了一個洋娃娃給我,
一個就像故事書裡說的一樣,有像公主一樣捲捲的咖啡色頭髮,俏俏的小鼻子,
可愛的櫻桃小口,一件繡滿蕾絲佈滿小花的粉紅色蓬蓬裙,
最重要的就是有對會眨的眼睛

那時一直不懂為什麼,也不敢問,
現在想,或許爸老早就買好了吧? 不管怎樣都會送我的。
或許爸以為我一定會像以前一樣考滿分的,所以先買起來放著。或
許是我留鼻血的慰問禮吧。Whatever……

從媽那一巴掌後,我就常流鼻血,擤個鼻子就要流。
媽帶我去看耳鼻喉科,醫生說我鼻腔內的軟骨生歪了,
向右邊突出了點,所以常會去碰到,
小孩子不知道控制力道,自然就常碰破流血了。

那是我媽揮掌過來的方向。

媽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打過我了。

那洋娃娃,雖然如故事書所說,眼睛在也閉不上,但是現在還躺在我的床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llofempty 的頭像
fullofempty

Lillian 滿滿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