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想,或許我早就走錯了會導致我人生全盤皆輸的那一步棋了。
今天要說的該是我記憶中能想起的第一步。

和隔壁的鄰居,從幼稚園就一同上學,一同隨路隊回家。
因為一起去國小報到,自然1.2年級也在同一班。
我不記得那天兩人是不是坐在一起,
只記得導師第一堂課的點名,
我勇敢的面對了點名......我舉起了手,
因為媽在外面看著,他高興的幫我拍手。

那天就有回家作業,
就是將正方形,圓形,三角形的線條,延線描完。

原本以為從那天我就克服了自己的害羞,
誰知道在唱遊課的考試上,我又出事了。
我呆站在台上,前面說過,我是最後一號,
全班只剩我一個人唱不出來……是不敢唱,
我還沒有到敢在大家面前唱歌的程度,我還是太害羞了。
一開始老師很有耐心的鼓勵我,
班上的小男生小女生,開始出聲幫我加油,
不加油還好,我馬上在台上哭了起來,
[ 我不敢 ],我只說了這句話,臺下傳來了 [ 不要哭 ],
我不知道有沒有鄰居小男生的聲音,不過我總算可以下台了。

隔天老師讓我去他辦公室補考,
也打了電話和媽說……我的害羞,
就像需要被輔導的孩子一樣,
我站在爸面前,回答不出為什麼我不唱歌。
我覺得自己很自閉,很沒用。

但我覺得我總是經過這些打擊才爬的越來越高,
就像我現在寫出的字,一定不會輸給當年取笑我的那個小女生。
(詳情請見 [ 青春迷戀 ] 早讀)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音樂班來班上,
要篩選可以加入音樂班的人。
我那時已經可以唱的很好了,
全班輪流上台在老師伴奏下唱著[ 老松樹 ]

~我是一棵老松樹,不怕寒霜常碧綠,看那楓葉落了,聽那北風怒吼,舉目所見蒼綠,只有我老松~

全班唱畢後,老師要剛剛唱完整首的同學,
去找他報到,進行筆試。
因為那時聽了太多人說了音樂班的人可以接受不同待遇,
我不要這樣子,我想和大家一樣。所以,我留在我的位子上,
看著那些原本嘴裡說著討厭音樂班的同學,走了過去。


或許,我那時上前了。
現在就不一樣了。

不過我還時在5年級的時候,
因為文山區國語文競賽國小組,
和音樂班扯上了關係。

因為校內比賽得名,我要代表學校去比賽。
演變成校外比賽後,我每天中午都必須去音樂班報到,
因為不管作文,書法,字音字型,演講,方言演講,朗讀……
全部代表都是音樂班,除了我一個普通班,

每天在空教室裏著老師給的題目,
背著名言錦句,[有恆為成功之本,孝順為齊家之本……. ]
聽著隔壁傳來的[ 各位同學,老師,評審,大家好,我是XX國小的XXX ]
窗外的蟬噪似乎與我無關,午後熏風吹起的草腥味吸引著我,
田徑隊的同學就躺在我最愛的草地上啊 !
我卻只能在教室哩,寫著 [ 蔣公遺訓對我的影響 ] ……

比賽當天,我要像音樂班同學平常在學校的打扮一樣,
帶著兩綹辮子,並繫上兩條紅絲帶,
那或許是我失常的原因吧,

蝴蝶結害我頭發疼啊……。

所以我才常說,或許我早就下了會導致我人生全盤皆輸的那一步棋了。
假裝自己沒唱完老松樹,沒去音樂班,好像是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llofempty 的頭像
fullofempty

Lillian 滿滿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