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在你的睡眠和清醒之間的距離,才是最大的距離。橫在你的行為和慾望之間的空間,才是最大的空間。」--紀伯倫《先知的花園》

也許,跋涉的意義,在日漸強壯的年齡裡,也日漸晦澀。 我們不再將那些路程命名為跋涉,只是前進。甚至只是走,走下去。.
也很難說用走的,因為我是一隻蛾。
.
世界保有他的腳步,我保有我的繭。當潰爛已極的心靈,再不想做一絲一毫的思索,就可以我靜靜的回到我的繭內。有時,會把自己交給街道,交給公車的環狀路線,交給沿路的霓虹燈,交到公園裡葉隙間抖落的陽光裡。
.
畏光了,就交給電影院的椅子。
.
隨便坐著,總有人來趕,換了一張椅子,又有人來要,最後,乖乖掏出票看個仔細,摸黑去最角落的座位,這才是自己的。
.
一切的耍強都是徒然。
.
強迫一隻蛹去破繭,讓牠落在蜘蛛的網裡,是否就是善舉。答案是,所有的鳥都以為,把魚舉在空中是一種善舉啊!
.
如果有醒不了的夢,我一定去做,如果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如果有變不了的愛,我一定去求,如果什麼都沒有,那就找一艘船,划到潭心收槳,把頭俯夾在兩膝之間,去感覺船身的搖晃,這屬於睡與醒之間的眩然,已是很熟悉的韻律。
.
讓懂得人懂,讓不懂的人不懂。
讓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繭。
不要剪開。
我只是一直蛾,不是蝴蝶,蝴蝶住的是蛹。
.
You are a butterfly held captive 你是一隻被束縛的蝴蝶
Small and safe in your cocoon 小小的,安全的,在你的繭中
Go on you can take your time 慢慢等待著破繭而出
Time is said to heal all wounds 時間會癒合所有的傷口

圖:2015亞維儂藝術節某場公演海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llofempty 的頭像
fullofempty

Lillian 滿滿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