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26 0:27
近日陰雨不晴
走在街上 連台北的輪廓也看不見
清楚的只是汽車輪胎滑過的聲音
天一冷 多了霧 山就近了
陽明山 真的不屬於我認知範圍的山
父親也會這樣說
3000公尺以上的不馴
比起來 那不過是群小綿羊

上次去陽明山
翻記事本會知道大概是2週前
但記憶就是固執的以為是一年前
看見麵包學長的車車
不自覺的又歪了嘴角
很害怕別人問我 你剛剛吃什麼
為什麼 我自己清楚
是那個時候要到了

在『當愛已成往事』又重新出版的那陣
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走過的
忘了的還有很多
是怎麼入眠的
是怎麼去上課的
是怎麼睜眼卻不見的
但是
有些事情
卻是閉上眼睛越看的清楚

那些感覺
老有一堆外在因素去刺激記憶
黛安一句『你懂這種感覺嗎....這就叫做..叫做...心碎..』
心碎2字對我來說向來是粗鄙的
那天看見的卻再也沒有一個字辭能動人
一段溫哥華的月亮『就算是看開了 說起那時的事 心還是痛的....』
說起 又豈是說起而已
有幾次痛恨自己不爭氣的閉上眼睛


魯西今天把溫哥華的月亮留在阿昌家
說是天注定
我還沒受夠那種苦哈哈的感覺吧 呵呵
如果這個雨季不過去
真的 悶了
約瑟再來通電話吧
這是我現在唯一想到可以快樂的方法

--
在等一些事情過去
再等一些事情過去
--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