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認識的人,將有另一個我認識的人的相簿加密、刪除,增加了另個我不認識的人,
雖然早已聽聞,心裡早已經知道為什麼,但看到另一個人的廬山真面目,
心中還是不免升起許多問號。

雖然對於這兩個人我都認識的不多,幾乎很少說話,但很久以前我們的立場是一樣的,
因為CB的規定,我們都只能低調,低調的來,低調的走。

只是我們的結局不同。
你們到底是走過來了,離開之後的幾年都南北相隔,仍然能在你們的眼下看見對方的訊息,
只是在最後一刻,有人想放手了,有人不得不放手。

我很佩服那個不消幾天就能說出祝福的人,雖然我已很久不熟悉那種陰暗的撕裂,也不想。
我也很知道另一個人仍將對方當作永遠最親密的朋友,但我瞭解那種感覺很難長久。

我們都會自己蒙蔽雙眼,都會走下去,只是方式不同。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