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第三天抵達,呼吸道無法對抗乾冷天氣完全失守幸好捷克的建築夠童話,塔尖夠浪漫,陽光夠詩意掉在葉子上夠金黃大片的天空休耕的麥田向天奮力扎去的枯枝,都讓我呼吸順暢……

 

搭乘夜間班航班,至曼谷轉機,餐食在機上總是鹹,美酒在高空總是澀,一路上味蕾和意識相互拉扯得昏昏沉沉,放下遮陽板後,剩下一室的昏暗,不見陽光,也不知換日線已到了左還是右?

文章標籤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