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童年青春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愧疚是場無期徒刑。

 

中年級時我是個霸道的姊姊,放學回家,看見著色本上一直捨不得畫的那一頁,被用彩色筆塗了透了過去,導致背面也不能畫了,我氣急敗壞地到房間找弟弟興師問罪。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書起初是夢想,過程是煎熬,後期是昇華,我想我離昇華還遠著。

 

想當初教師甄試口委提問:為什麼要當老師 ? 我引用李逢堅老師的話「我想發現每一個孩子的潛能」並加上「我想參與每一個孩子圓夢的過程」,「能夠看別人圓夢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拜託口委也圓我一個夢吧」。最後一句沒說出來,否則口委可能會圓給我一個痛快,如今我也許還在演奏流朗者之歌。

 

童年時我的夢想天馬行空,看了天文百科,想當太空人;看了恐龍百科和金字塔的故事後,想當考古學家;看了母親編輯的童書後,想當畫家;知道男人女人長大後可以組成家庭後,想當新娘,母親說新娘只能當一天,之後就要當職業婦女或是家庭主婦,我的回答是,母親選甚麼我就選甚麼;作了一篇兒童日報上的戰機剪報後,我想當飛行員,但自我在美術課畫了滿紙的坦克和飛機,卻被全班訕笑後,便作罷。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3 Mon 2012 23:31
  • 血液

阿嬤今天問我工作了多久,問我存了多少錢~

.

阿嬤說 , 媽媽從小就很乖 , 不會跟阿嬤拿錢買玩具和糖果 , 唯一一次要了五角 , 想去街角的雜貨店買零食吃 , 買回來之後也很乖巧的說 : [阿母~吼哩甲幾咧~] 阿嬤一吃~呸呸呸~竟然是壞的~叫媽媽丟掉~那時才七歲的女孩聽不進去~一個勁的大哭~~阿嬤拖著因為糖果被丟掉而邊走邊哭的媽媽到街角的雜貨店~和老闆說 : [頭家~哩馬賣安捏~賣壞掉的東西~小孩子吃壞肚子怎麼辦~我今天只是來跟你講~以後要注意~~五角我也不要~就當送你~~] 然後回家把哭個不停的媽媽修理一頓~~

.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春月台

2011年6月8日 23:28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指在樂器背上行走的日子,追逐著城市角落煙塵光影的日子,奢侈的煩惱憂愁著芝麻綠豆的日子,努力悲傷努力大笑努力寂寞只想拔足狂奔的日子,都好遠了......我們都不得不把青春投在時間的流裡......。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5 Sun 2009 16:06
  • 迷芒

如果她不會被一整個月一整個季節的白芒花覆蓋

我可能不會用一整個夜一整個青春的時間來想她

 

旅人啊

若你瘋狂到願意承受這般魂縈夢牽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直到看見龜山島,我才真正覺得自己正在回家的路上,趴伏在窗邊的心跟著鐵支路的節奏喀啦的跳,聽龜山島唱歌。

不知何故,我變得無法太久不回宜蘭。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近來患失眠,身驅疲憊意識卻無比清醒的感受,相當難捱。 

數羊,人們說數羊可以幫助入睡,這說法在我身上毫不靈驗。只有在小四那年,我曾夢見一隻小尾羊,兩隻前腳攀在窗前笑著,接著我就逐漸陷溺到枕頭裡面。這樣算數嗎?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青春迷戀】圓山一樂園它是夜裡吃夢維生天亮便製造夢的機器。

兒童樂園離我們很近,每天通車即可在高高的捷運淡水線上看見遠望無聲而繽紛的歡樂。色彩炫目反覆的輪轉交替,想,那隱身在山腳下的樂園,究竟曾穿梭在多少台北孩子的夢裡。對我們這個世代如我這般成長背景的人來說,那龐大的夢不是美麗華摩天輪無法環抱的支柱可以支撐。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學時期爸媽帶著我們用客運作了一趟北海岸一日遊之旅,踩過淡水、基隆和野柳。

早起搭車,我們在捷運新店線經過的施工處等待客運,響聲鏗鏘,塵土飛揚,睡意瀰漫,我不懂為何要這麼早起,我拿著兩把長柄雨傘撐著地面,但弟妹就不行了,靠著媽睡得東倒西歪。

「上車再睡」媽拍拍他們的臉說,趁著這個當兒我問:「我們要去哪裡?」「去北海岸。」媽回答,然後拉起快躺到地上的妹妹,接著弟弟又睡倒了,老爸正翻著旅遊指南,而我還是不懂。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這寒冷的時節,我總感到無比的溫暖,我很喜歡,因為就算再冷,只要鑽進被窩,一早起床都會是暖呼呼的,就像變魔術一樣。

國小四年級,一個可以穿便服上學的星期六,我穿上爸媽為了過新年,帶我到建國市場附近買的尼絨大衣、紅色與黑色的為主調的格子裙、有小熊在跳舞的黑色絲襪,坐在玄關穿上稚氣的皮鞋後,背上背包出門。

兩件衛生衣、兩件毛衣、一件大衣、一條媽以前上班用的羊毛色圍巾,我喜歡這樣將自己包得鼓鼓的,彷彿走在路上一跌倒就會滾了起來,滾過水溝蓋,滾過斑馬線,滾過導護老師身邊、滾過樓梯間,也不會受傷。這是一種安全感,每個人因為包的鼓鼓的,形象都是模糊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有時候當我回過神來,發現我原來迷失在深深深深的夜裡,以為不過是恍若遐思的方才,其實是完全的失落。

桌前的窗格透著白晃晃的光,在毛玻璃細小薄弱的纖維中暈開,暈成一片微微的青色。光在黑暗中映不出塵埃,卻指著一條路,像是那個時代的窯燒,引領著失落的心,回到那個青澀的年代。

心是失落的,卻因此而懂得,天底下原來真有千百種人。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見認識的人,將有另一個我認識的人的相簿加密、刪除,增加了另個我不認識的人,
雖然早已聽聞,心裡早已經知道為什麼,但看到另一個人的廬山真面目,
心中還是不免升起許多問號。

雖然對於這兩個人我都認識的不多,幾乎很少說話,但很久以前我們的立場是一樣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欺騙任何人,就連欺騙世界的勝利也不要。

甲向小販購買水果一斤,付款一百元,提著水果離去。一個看似單純的買賣,但甲與小販之間其實已產生三個法律行為。

就像強求而來的「事實」,之間已經隱含了太多欺騙......。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年輕的本身並不可愛,可愛的是[年輕] 比 [其他]擁有更多時間,
製造未來能夠捨不得丟棄的一部份。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覺得,自己是否對這個世界太冷漠了點,
對許多事都無動於衷,
接收感動的方式,漸漸難形於外,太冷靜,太疏離,往往一個「是喔」就解決了。

對於美味的食物,表達方式僅止於低頭把它們吃完,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和K在石牌吃飯,隔壁桌的阿姨花了好多時間搖頭晃腦的逗著小弟弟,一口一口「啊~」的餵著他。
「我們吃了很久呼?」結帳時,阿姨不好意思的對店員說。
「沒關係,可以慢慢吃啊。」店員笑著回答。
我和K聽到了,K說:「小孩子吃飯都要花很多時間。」
「嗯......」我想到以前的事。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個床頭櫃,冬天,裡頭裝的是家人的涼被,夏天,裝的是家人的冬被.而我的大被子,總是一年到頭軟軟的攤在床上.我不喜歡單薄的被子,感覺就像有外星人來,第一個會被抓走的就是我.所以寒流來襲,對我來說,只是要穿上三件衛生衣,加上襪子和手套再鑽到被窩裡而已.

小時在舊家,每到冬天,爸媽便到我們三個小孩的房間裡,把衣櫥上面的棉被都拿出來,先在床上鋪上一件當做底鋪,再將被套套在棉被外面,每回我們總是搶著要自己裝被套,而後再要爸媽收拾殘局,像是塞成三角形,或是把拉鍊弄壞了等等.

我的被套是粉色底加上許多許多的拼布卡通狗,老弟的是從外婆家拿來的藍色大白花被套,我記得那是以前舅舅蓋的,至於老妹的我已經記不清楚,應該是將很多件涼被疊起來蓋吧,加上那條丟到洗衣機就會整條不見的橘色毛巾殘骸.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個床頭櫃,冬天,裡頭裝的是家人的涼被,夏天,裝的是家人的冬被.而我的大被子,總是一年到頭軟軟的攤在床上.我不喜歡單薄的被子,感覺就像有外星人來,第一個會被抓走的就是我.所以寒流來襲,對我來說,只是要穿上三件衛生衣,加上襪子和手套再鑽到被窩裡而已.

小時在舊家,每到冬天,爸媽便到我們三個小孩的房間裡,把衣櫥上面的棉被都拿出來,先在床上鋪上一件當做底鋪,再將被套套在棉被外面,每回我們總是搶著要自己裝被套,而後再要爸媽收拾殘局,像是塞成三角形,或是把拉鍊弄壞了等等.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波波鼠歷險記是6.7月在緯來綜合台播放的卡通,現在好像改成「小鼴鼠……奇遇......」。對很多人來看可能是首播,但我和妹知道這在我國中時就在華視播過了,那時這在我妹心中的地位可是勝過哆啦A夢和小丸子的。我告訴妹這消息,可是她在那時段沒辦法看電視。

記得那時波波鼠播完後,妹就要求媽打電話到華視要請他們再重播一次,現在想想,這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一件事!泣?當然是笑到流眼淚啊!

由這件過往可以看出兩件事,一,媽很疼老妹,二,媽永遠拗不過老妹。第一, 那時還沒有網路留言板,想想我媽要拿起電話,打到華視,等待層層的轉接,之後向客服人員或是節目部說:「你們之前有一個節目叫做波波鼠歷險記,我小孩覺得很好看,你們可以再重播一次嗎?」真的是需要無比的勇氣。我那時只會阻止我妹威脅我媽做這件蠢事,自己也不敢拿起電話用幾句話結束這個鬧劇,第二,才剛播完的節目怎麼可能馬上就重播嘛!何況這又是少數人的意見,說不定波波鼠讓華視同時段的收視率慘綠一片也說不ㄧ定。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