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 08 / 07


進入農曆七月了,外婆在宜蘭開始要忙著中元普渡,
冰箱裏吃不完而堆疊的食物,需要我們回去幫他清一清。
就算阿嬤一人住在宜蘭,這種節氣節慶還是不會疏忽。

爸昨天問我們要不要回去吃混沌麵,
我知道他跟剛和外婆通過電話,
外婆要他也帶我們回去,
我說好,妹也是,弟還沉迷於最近剛買的RPG,
爸又打電話給外婆,說我和妹要回去吃混沌麵,
其實我希望爸向外婆說,我和妹是要回去看她。

早上5點半就起床了,昨晚又失眠,
真的是很想繼續賴著,不過已經答應了外婆,
不想令她失望,便起身洗臉刷牙。
看見妹也醒了,我也放心許多,
和昨天講的一樣,爸媽,妹妹和我,要回去看外婆,
不是為了那碗好吃的混沌麵。



天光早,我們家東西向的高樓向來是能看日出日落的,
經過主臥室,刺眼的陽光提醒我拿著妹的數位相機,
拍下下鄉前的因為早起而得的畫面。

我們從來都是走北宜回宜蘭的,那景色會比濱海豐富許多,
也因為這樣,海藍對我來說並不會比山青吸引人,
他們同樣的危險,也同樣的迷人,
曲折的柏油路上,一邊是 [不純砍(蜜蜂)頭]的招牌,
一邊就是下切的河谷和山色,時常會看見早期牽的電纜線,
牽絆著晨起的山色,就像太陽跑在電纜上似的。
再轉過幾個彎,可以看見還沐浴在晨霧中的茶鄉坪林。



不過到了九彎十八拐時,沒吃早餐的我已經頭暈的快要不支了,
冷氣有點強,昨晚失眠,又冷又餓又想睡,真是可怕的狀況,
不過我還是閉上了眼睛,身旁的蘭陽平原,龜山島,
原本就算看了一備子都不膩的,誰知竟不敵周公一局棋。




到了宜蘭,照例一人點了碗混沌麵吃,
媽問爸可不可以買混沌回台北去,
於是爸和老闆包了100塊的混沌,媽又提醒爸,
要向老闆說是生的……
老闆有可能在鍋裡幫你下100元的混沌嗎?
爸這樣糗媽,說只有媽會這樣呆。

回到外婆家,外婆向我怨說[你弟弟真的沒回來唷……]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只能笑著看著她。

媽說想去後面有名的早餐店買燒餅帶回去,
爸停好車回來見媽要出門,問他要做什麼,
[你女兒想要吃燒餅] 媽這樣回答,
結果爸放行後,到客廳向我求證,
[我不知道耶,媽就說他要去買燒餅啊。]我這樣說。
媽回來後又被爸糗了一頓,說媽自己嘴饞還推拖到我。
[XXX你背叛我~~~] 媽笑著對我吼著,
要我和她分食一半的燒餅,好成為她的共犯。

一路舟車勞頓,我躺在藤椅上一下就睡著了,
媽和外婆聊天的聲音越來越遠,
應該是移到灶腳去了吧,隔壁的阿婆好像來串門子了,
爸也睡了,妹還在轉動著調控器……
我慢慢的失去了感覺。

爸隔天要上班,妹要暑輔,吃過午餐我們就又要上路了,
我蹲在外婆和媽身邊,用報紙包著冰箱裡的魚肉水果,
爸把我們包好的一袋袋的提上車廂,
外婆向我說 [你跟妹還真的因為混沌麵跑回來唷?有這麼好吃唷?]
我笑說 [是回來看你的啦。]
不過我不知道這幾年耳朵漸漸重了的外婆有沒有聽見。



出門前我蹲在地上拍著阿嬤家裡的古董,
一個可以有門扇可以開關螢幕的電視機,
現在站在灶腳,裡頭裝著鍋碗瓢盆,
想到自己小時候曾經看過這樣的電視,
總會覺得自己究竟是生錯時代,還是跳躍了時代。
阿嬤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 阿你在偷拍我的古董喔!! ]
外婆沒有唸完國小,但是他很聰明,媽總這樣跟我說。

對啊,外婆家的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有價值,
我要在我忘記之前,一一的記錄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llofempty 的頭像
fullofempty

Lillian 滿滿的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