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花樣年華,《花樣年華》十週年了。原來我們這樣靜靜的看著你們已經超過十年了。

「 從前的人會跑到山中,找一棵樹,在樹上挖一個洞,對著洞口說出心 中的話之後,再用泥土將洞密封起來。」

一段只能藏在心中的愛情,卻有一個場美麗又錯誤的相遇。周慕雲與蘇麗珍壓抑著曖昧卻澎湃的感情,心畔深處都挖了一個很深很深的洞,在洞內呼喊著花樣年華時,一次如夢似幻的,延伸而沒有交點的相遇。

為賦新詞,我們以為自己不年輕了,在這個圈子裡,這個年紀已經很老很老了。

但原來那才是花樣年華。




想來,《春光乍洩》更遙遠了。

一九九七年一月,我終於來到世界盡頭,這裡是南美洲南面最後一個燈塔, 再過去就是南極,突然之間我很想回家。」有人到這尋找世界盡頭。

人們總是迷戀名字美麗的首都。

阿根廷,布宜諾斯愛麗斯,名字最長也最美的首都,我曾立志此生定要走一遭,站在南美洲大瀑布下,你們床頭燈罩上的一角。

就像有人看了《北非諜影》,而對卡薩布蘭加瘋狂,不惜千里。

只能隔著綠色濾鏡窺探你們的憂鬱,被黎耀輝壓抑的痛楚一點點啃噬著,收放,在變態的藍綠中吞吐罌粟致命的香味,沈迷著,並痛苦著。綠色公寓格子地板上,挑逗的探戈極致曖昧,昏黃的房間裏,燈光與兩個影子共舞,與一個影子共舞。

我們就這樣四個字四個字的迷戀著你們的過去,《阿飛正傳》、《俠骨仁心》、《流氓醫生》、《重慶森林》、《春光乍洩》、《花樣年華》、《東京攻略》、《天下無雙》......直到《傷城》。你糾結的眉心間,無限延伸,卻總嘎然而止的神秘,請不要鬆開。




你以目光感受 浪漫寧靜宇宙 總不及兩手 輕輕滿身漫遊
再見日光之後 欲望溶掉以後 那表情會否同樣溫柔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這夜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 至得到一切
你我在等天亮 或在沉默醞釀 以嘴唇揭開 講不了的遐想
你我或者一樣 日夜尋覓物件 卻朝夕妄想 來日方長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這夜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 至得到一切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乍現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一千零一世 才互相安慰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