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03/03 1:35
今天社團事情忙完
沒有餘力擠上滿滿的245附線
雖然很不想麻煩爸爸
還是打了電話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可以自然的跟爸爸對話

以前我是害怕他的

*是因為他嗎?
他們家沒有這種感覺
他不喜歡這樣
所以我就改變了嗎?

在車上吃著味道不好的三明治
恐怕是放了一整天的吧
15元
也就不苛求
今天要真沒吃什麼
明早的空腹感可不好受

爸爸說這是春雨
春天了
只是還沒打春雷
我說 記得冬天有打雷呢 可沒下雨
呵呵
隔著霧氣的窗外
讓我吃驚
在醒著的夢裡驚醒
好似霧裡的街景
霧裡的街景好似一場夢境
一場夢境好似在霧裡
專注著數著一朵朵飛來的水銀燈
被霧染的乍開似的朦朧脆弱
好像...好像...
一個轉彎
雨刷降落
在剛剛的驚醒中驚醒了
街燈就只是街燈了

在地下停車場
爸爸解釋著新車的樣式 顏色
看見爸爸頭伸出窗外
拼命的想要完美的停進車位
突然有種 我必須長大的使命感
爸爸很想買新車
所以我不能買 機車 電腦 亂花錢
我也必須讓弟弟妹妹知道
爸爸用20載的心力滿足我們
在他們有所希冀的時候
也會是已經是在我們可以完成他們的時候了

我必須讓他們知道
身為長女
對弟弟妹妹說
『爸爸老了』
是必須多麼辛酸的一件事
我們都不想承認
我們都想看錯 都想誤會

他永遠是20年前的那個他

fullofemp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